60周年校庆网
 首页 | 校庆公告 | 校庆专递 | 桃李撷英 | 文化校庆 | 品味重师 | 图片重师 | 祝福师大 | 校庆花絮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桃李撷英>>正文
 

 

追梦岁月
2014-09-25 17:49  

从重庆师范大学体育系一路跌跌撞撞走到湖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,硕士毕业后,如愿以偿地收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系全额奖学金的录取通知书。七年的追梦路终于告一阶段。这些年走来,很多人问过我相同的问题——为什么要从体育学科转到生物学科?这种转变又是如何实现的?我总是用两个词分别回答这两个问题,一个是“兴趣”,另一个是“信念”。曾经听到过一句很有感触的话语——我们记忆中最深刻的往往不是那些快乐的日子,而是那些经历过艰辛的岁月。  

回首走过的路,那些在重师挥汗如雨的追梦岁月确实深深地刻印入我的记忆。在这里我开始深入和长期地思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,并进而确立了自己一生的职业方向。很坦诚地讲,把体育作为大学的专业是我当年一个很无奈的选择,尽管我喜好健身也热爱运动,但确实不情愿将其作为一生要从事的的职业。于是从大学第一年开始我就开始进行大量的阅读、学习和思考(包括历史、哲学、文学、科学),最终选择了生物学中的生态学。选择生态学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对大自然、对各种生命的形式神秘和美丽的一种由衷热爱,所以我说促使我从体育教育专业转变到生态学专业的是兴趣。既然确定了方向,我就开始规划如何去实现这种跨越,以及实现这种跨越之后的我又该何去何从。于是当时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分为两个阶段的7年规划,第一阶段就是在重庆师范大学体育系的4年,争取在毕业的时候实现跨学科考取生态学硕士研究生,然后再用研究生的3年时间去积累能够申请到一所全球综合排名前50、生物学全球排名前20的大学攻读博士的资格。选择梦想和希望的同时,我们也就选择了追逐,也就选择了艰辛与汗水。  

还记得当年的专业课很多、足球、武术、体操、体育舞蹈、田径……,每次课后当同学们都在休息和放松的时候,我甚至顾不得洗去身上的汗水,顾不得换掉身上的运动服,就背起厚厚地生态学、普通生物学、遗传学、动物学等等的书籍,拖着本就已经很疲惫的身体去自学一门又一门的生物专业课,于是重师一教楼一楼自习室、图书馆二楼自习室从此多了一个穿体育系系服的人的身影。依然记得冬日暖暖的阳光洒在自习室窗外绿色草坪上的温暖与柔和,也还时常怀念图书馆暗红色古典木质桌椅的厚实与深沉。有一个冬天,为了去旁听重庆大学袁兴中老师的生态学课,我不得不在寒冬每天天不亮就逼迫自己离开暖暖的被窝,然后步行将近半小时从重师到重大A区五教楼去享受那宝贵的90分钟课程,那种每天从黑走到亮的半小时的清凉与唯美,我一直觉得是上天赐予我的一份礼物,是的,天走着走着就亮了!当时我的英文很差,为了能提高最薄弱的英文,我不得不每天奋战到深夜去啃那些最令我头疼的单词、语法、写作,不得不周末去上新东方的英语辅导,不得不每天睡觉时被满脑子的英语单词弄的难以入眠。  

其实我不是什么超人,也不比任何人聪明,心也会常常疲倦,有时候也会觉得委屈和孤寂。追梦路上我绝望过、也彷偟迷茫过,但很幸运的是我一直有一些良师益友的支持陪伴,体育系吴建老师、赵恒老师和古维秋老师都给过我不同形式的感动。时隔多年,我甚至没有当面对他们说过一生谢谢,但他们曾在我的追逐路上给予我的理解、支持、鼓励、建议和帮助我会永远铭记于心,借此机会对你们真心地说一句“谢谢老师,你们是很好的老师,我为有你们这样的老师而骄傲”。  

2007年1月份我终于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,报考的是华东师范大学资环学院,生态学专业,可是终究没能如愿以偿,而最终是被湖北大学的生命科学学院调剂收留。虽然不尽如人意,可也算赢得了一个通向自己梦想的机会,所以2007年9月背起行囊乘上了开往武汉的列车。三年硕士继续追逐着原来的梦想,做科研、啃英语、备考雅思……最终赢得了湖北大学研究生优秀学生干部荣誉,硕士论文被评为湖北省优秀研究生论文,SCI学术文章N篇,并在2010年10月被新加坡国立大学科学院全额奖学金录取。目前的我已经是博士四年级的学生,正生活在昨日的梦想中,也在继续追逐着明天的梦…… (作者:体育系2003级校友陈占起) 

关闭窗口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版权所有©重庆师范大学